首页 > 故事会 > 图片文章
方志敏和他的家人

http://www.youth.cn   2007-07-24 14:16:00 中国青年网

 

 

  在中国革命的斗争史上,有一位英年早逝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他将自己毕生的精力献身于劳苦大众的解放事业,他在狱中留下的《可爱的中国》、《清贫》等十几篇遗作,已经成为中国革命史上的绝唱,成为中华民族不朽的精神财富。他对中国革命所作出的重要贡献,曾得到毛泽东同志的高度评价,被誉为“方志敏式根据地”和“苏维埃模范省”。
  1953年4月,毛泽东在登莫干山时,曾对身边的同志说:“方志敏同志是有勇气、有志气而且是很有才华的共产党员,他死的伟大,我很怀念他。”缅怀先烈,昭示后人。在纪念方志敏烈士百年诞辰的日子里,笔者走访了方家后代子孙。这里记载的,是有关烈士的情与爱及鲜为人知的家庭生活。
  方志敏一生为革命操劳,竟没有一张与妻子或儿女合影的照片,这不能不说是人生的一个遗憾。还是若干年后的一位画家将方志敏和他的妻子缪敏画了一张合影照片,才流传至今。
  方志敏和缪敏的婚礼,是在朱培德“欢送共产党员出境”的1927年6月5月举行的。为了便于工作,区委批准方志敏和缪敏结为夫妇。在彭湃等人的撮合下,这对革命夫妇在白色恐怖的形势下结成志同道合的人生伴侣,去迎接生活的考验。
  缪敏是江西弋阳县葛溪乡缪家村人,生于1909年11月4日。缪敏自幼好学上进,且能歌善舞,在家乡一带远近闻名。她是南昌市女子职业学校的高材生,已经参加革命,入了团,表现很好,生活上也保持着农村女孩艰苦朴素的品质,方志敏对她很有好感。
  南昌黄家巷31号是省委秘密交通机关。喜事总得有个喜庆的样子。工作人员把红纸买来后,区委书记罗亦农说:“请日本早稻田大学的高材生,我们的才子彭湃同志写幅喜联。”彭湃欣然命笔,写下这样一幅对联:“拥护中央政策方缪双方奋斗到底,努力加紧下层工作准备流血牺牲。”
  几天后的一个清晨,赣江水雾迷蒙。方志敏告别新婚妻子,独自踏上了艰辛的战斗行程。不久,就在方志敏苦苦追求,呕心沥血建立起弋阳九区红色战斗堡垒,再赴横峰大干一场的时候,波阳县委被叛徒出卖,县委负责同志林修杰、周菽菡和做文印工作的缪敏被捕。两位负责同志在被捕的第三天就被敌人枪杀了,没有暴露身份的缪敏还在狱中。方志敏强忍悲痛继续发动民众,点燃了楼底兰家村“革命的火药箱”。这年12月底,缪敏被保释出狱,回到了方志敏的身边工作。此后,缪敏一直伴随方志敏南征北战,她曾担任闽浙赣省反帝大同盟主任等重要职务,为赣东北革命根据地和红十军的创建作出了贡献。缪敏是赣东北革命根据地的著名人物之一,她被邵式平、黄道、汪东兴、方志纯等同志尊称为“我们的大嫂”。方志敏、缪敏夫妇相伴相随的时间很少,但他们为了党的事业和中华民族解放,决然地牺牲个人的生活幸福,在血与火的战斗生涯中生死与共,建立了深厚的情感。方志敏对孩子们十分喜爱,可是难得有时间长相聚。在赣东北中心的葛源期间,方志敏工作很忙,回到家里总是看书、阅报告、写文章。即使这样,他也没有忘记带儿子方英出去散步,至今还有人记得他牵着一个四五岁的男孩在葛源街上散步的情景。有一次,苏区剧团在红军五分校场地演戏,方志敏全家都去看了。回家后,方志敏接着伏案工作,方英和弟弟方明就在床上拉开蚊帐演起戏来。弟弟既然是“汉奸”,方英当然不客气地把他捆了起来,大声喝令他跪下,弟弟哇哇大哭起来。方志敏和缪敏看到孩子们假戏真做,高兴地称赞说:“演得好!演得像呀!”才华横溢的方志敏也是个活跃人物。1930年1月,他曾编写革命新剧《年关斗争》,并在贵溪亲自登台演出。
  本来,红军得到很大发展,装备也有明显改善,完全可以对付敌人发动的第二次全国性“围剿”的。可是,新任红十军政委涂振农软弱惊慌,不打一仗,眼看着苏区的土地一天天被占领。方志敏极为痛心,力挽危局。他在特委会议上批判了涂振农的逃跑主义思想,由方志敏接任涂振农代理红十军政委,并得到中央批准。方志敏立即和邵式平、周建屏率领红十军向贵溪方向行动,用包围、设伏、奔袭战术三战三捷,使贵、余、万苏区稳定下来。正在这时,闽北告急!独立团长在敌人“围剿”中不幸牺牲,被围困部队处境险恶。方志敏考虑全局,同意邵式平、黄道等人提议,由他们留下来组织各县区武装和赤卫队,继续开展游击战争,暂时对付敌人对赣东北的进攻,而他自己则和周建屏率领红十军向闽北急速进发,一鼓作气连打十一仗,每战皆捷,收复了闽北根据地。至此,粉碎了蒋介石的第二次“围剿”。
  1932年9月,方志敏二次援闽作战,是奉中央通知,扩大闽北苏区,使之和赣东北苏区连成一片,进而打通与中央苏区的联系,为开展第四次反“围剿”斗争建立巩固的根据地。肩负重任的方志敏和同志们制定了周密的作战计划,在进闽22天的转战中,消灭敌人4个团,调动敌人几个师,打乱了敌人整个部署。
  之后,红十军即分路牵着敌六、七师忽东忽西地兜圈子,一看准机会,就回头打它一下,弄得敌人损兵折将,毫无办法。战场上取得主动,根据地随之扩大,新打出了余干苏区,开辟了皖浙赣边界的(开)化、婺(源)、德(兴)苏区。这样,到1932年12月,中央苏维埃便决定将赣东北省改为闽浙赣省。方志敏任省苏维埃主席。此后,红十军继续避开正面强敌,东向浙江,北出皖南,巩固和发展皖浙赣边界苏区,并准备寻机配合中央红军,彻底粉碎敌人的第四次“围剿”。
  恰在这时,突然接到中央军委“将红十军调往中央根据地”的电令,方志敏内心十分不平静:红十军是他和战友们历尽千辛万苦创建起来,又经过多年浴血奋战才达到如今的规模,眼下一走,第四次反“围剿”正需用兵,闽浙赣失去了主力军的支持又怎能战胜强敌呢?为什么非得将红十军调走不可呢?果然,两个月后,方志敏才得知毛泽东根本不知道红十军调往赣南中央苏区的事。当时,毛泽东问邵式平和方志纯:“你们为什么把部队带到这里来?”“是中央调我们来的呀。”毛泽东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红十军不应当调到中央苏区来,应该加强你们赣东北根据地。你们那里搞得好,以武夷山为中心,发展武装力量,可以直捣杭州、威胁南京。”方志纯听了高兴地问:“那么我们还是把队伍带回去吧?”毛泽东语气低沉而又严肃地说:“不行,要服从中央的命令。”这时候的党中央,正被王明“左”倾冒险主义路线所把持着,他们以批准毛泽东养病为名,实际上已撤了他红军总政治委员职务。
  红十军调走了,方志敏建议组建新的红十军,以应付闽浙赣省面临的困难局面。他以赤色警卫师1500余人为基础,集中各县独立团、营的部分人和枪,抽调省、县两级的90多名巡视员任连、排长,编成二十八师、二十九师和三十师,组建了一个新的红十军,接着又开展“扩红”,一下又扩军3000多人,给新十军和县独立团补充了兵员。此时到达中央根据地的红十军已改为红十一军,首先攻克了余溪、光泽,消灭了周志群部一个团,与中央红军协同作战,牵制了敌人的三个师;方志敏乘此机会,在弋阳、贵溪地区,对新调防来的敌人发动突然袭击,随之主动跳到浙西,又一次攻克开化,并大力开展群众工作,扩大了开化婺源德兴苏区。2月底,红十一军与中央红军协同作战,又开辟了闽浙赣苏区的信(江)抚(河)分区,方志敏乘势率部从化婺德突返周坊,会同贵溪独立营、游击队消灭了敌人第四师和二十一师各一部,从而粉碎了敌人的第四次“围剿”。
  经过第四次反“围剿”的胜利,赣东北根据地的形势趋向稳定。方志敏腾出手来专抓政权建设工作。他深入基层,先到横峰,再到弋阳,又去乐平、景德镇、德兴,到处发动群众,选举干部,恢复组织,整顿武装,发展生产。1933年3月,闽浙赣省工农兵第二次代表大会在葛源召开,方志敏致了开幕词,作了工作报告。眼看各项工作很有起色之时,传来了蒋介石在庐山召开军事会议,准备集结100万军队发动第五次“围剿”的消息。身为闽浙赣省委书记的方志敏率领闽浙赣苏区军民全力投入第五次反“围剿”斗争之中。然而王明“左”倾路线却批评方志敏向皖南发展是“分散保卫苏区力量的错误行动”,是“分散主义”;摆地雷阵,是“单纯的防御”,是军事上的“右倾保守主义”等。由于左倾路线的错误,我们没有能够赢得第五次反“围剿”的胜利,敌人终于迫近闽浙赣苏维埃省会——葛源。
  1934年10月初,方志敏接到中央军委电令,要他重组北上抗日先遣队,向皖南出击,开辟新区,北上抗日。先遣队最初从瑞金出发时,正是中央革命根据地五次反“围剿”面临失败的紧急关头,中央军委赋予先遣队的另一使命即是要吸引和调动一部分敌人,以配合中央主力红军即将实行的战略转移。此时,红军主力已出发长征,一支只有几千人的先遣队要完成如此艰巨的战略任务,方志敏深感责任重大。遵照军委的命令,先遣队与闽浙赣苏区的新红十军及地方武装实行合编,成立了红十军团。
  红军就要远行了。当天晚上,缪敏为方志敏整理行装,方志敏交代即将临产的妻子要当心身子,缪敏则叮嘱丈夫小心肺病,并祝他一路平安。
  方志敏率领部队踏上了九死一生的征途。敌人调集重兵分成多路围追堵截。方志敏在寒冷的冬季转战疆场,艰苦卓绝。终因寡不敌众,陷入敌人重重包围之中。1935年1月29日下午1时,方志敏不幸被捕了。
  1935年6月,缪敏也不幸被捕,随后被国民党当局判了无期徒刑,关押在南昌女子监狱。敌人甚至连孩子也不放过,派兵到缪家村去抓方英,叫嚷让外婆带着孩子去县城坐牢。才4岁的方明当时住在德兴姑姑家,也由姑姑陪着被押到上饶、弋阳来了。乡亲们为了救出方志敏的“崽”,不怕受株连,多方奔走,设法营救。由于孩子们实在年幼,无罪可言,敌人害怕激起民愤,在关押了几个月之后,由乡民们具保,不得不释放了他们。临走时还要他们“随传随到”。
  此时在牢狱中的方志敏,受尽种种磨难,但还惦记着妻儿,当敌人一次次劝降,妄图以夫妻感情来触动方志敏时,他都严辞拒绝。1935年8月6日,年仅36岁的共产党人方志敏英勇就义于江西南昌。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经项英、陈毅等同志亲自出面交涉,缪敏才被从监狱释放。闽北省委决定缪敏带两个儿子去延安,女儿方梅寄养在农民家里(小儿子方兰已在五次“围剿”躲山时病死了)。1938年春末夏初,缪敏母子三人历尽艰难,千里跋涉到达延安。毛泽东在窑洞里亲切接见了李祥珍(缪敏当时的化名)。谈话中,毛泽东笑容满面地弯下腰摸着方英的头问:“你知道你爸爸是谁吗?”8岁的方英自豪地抬起头说:“我爸爸是方志敏,你还不知道?”毛泽东听了连连点头高兴地说:“是的,我知道,我知道的!”他亲切地勉励他们要好好学习本领,长大了,为爸爸报仇。毛泽东还亲笔为缪敏题写了“没有什么困难可以阻碍人们前进的,只要克服,并加坚持,困难就赶跑了”几个金光大字,以表彰缪敏为革命作出的贡献,勉励她抚养好烈士后代并为党继续战斗!此后,方英和方明开始接受正规的教育,在革命队伍里茁壮成长。1947年,方英在父亲牺牲的第十二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缪敏在随后的抗日和解放战争中,先后担任了延安女子大学政治指导员,解放军二野华北七纵队供给部副政委,中央冀鲁豫二地委社会部副部长,解放军华北野战军第三医院副政委等职务。全国解放后,缪敏被组织安排回到江西工作,先后担任了中共上饶地委委员、组织部长兼妇委书记,江西省卫生厅副厅长(正厅级)等要职。“文革”中缪敏受到严重冲击并被造反派关押,于1970年1月平反解放。她晚年从事对方志敏及赣东北苏区事迹的收集整理工作,先后撰写出版了《回忆方志敏同志》、《方志敏战斗的一生》等书籍。1973年,缪敏怀着对家乡的热爱,将稿费2万元捐献给缪家村修建圩堤和校舍,造福于后代。1977年7月9日,缪敏因病医治无效,在南昌家中溘然逝世,享年68岁。
  1997年1月29日,江泽民同志在中共中央纪委第八次全会上的讲话中曾这样说道:“方志敏同志在敌人的牢狱里面写下的《死——共产主义的殉道者的记述》中有这么一段话:‘为着阶级和民族的解放,为着党的事业的成功,我毫不希罕那华丽的大厦,却宁愿居住在卑陋的茅棚;不希罕美味的西餐大菜,宁愿吞嚼刺口的苞粟和菜根;不希罕舒服柔软的钢丝床,宁愿睡在猪栏狗窠似的住所!……一切难于忍受的生活,我都能忍受下去!这些都不能丝毫动摇我的决心,相反地,是更加磨炼我的意志!我能舍弃一切,但是不能舍弃党,舍弃阶级,舍弃革命事业。’这是何等坚定的革命信念!何等高尚的精神情操!我讲这段话,并不是说要让大家效仿方志敏所说的过去那样一种生活,而是说我们每个同志都要有这样一种精神,这样一种浩然正气。”
  正因为方志敏有着这样一种浩然正气,他在极为复杂而又瞬息万变的斗争形势面前,不踌躇,不彷徨,不动摇,不退却,即使受到暂时的挫折,仍然坚持自己的信念,坚持党的正确路线,勇于开拓工作的新局面。他的一生是短暂的,但是革命气节却是永存的。

 


 编辑: 璎桐 来源: 中青网   
  相关稿件
 精彩图片
沙漠米老鼠 白雪公主 戛纳 纪念汶川地震一周年 小贝之子
印度时尚 今天,我们毕业了! 林妙可 韩寒 自闭老宅男的新希望
 创意商城
创意小物件
 中青视频
我是谁? 婚恋中的困惑
 时尚前沿
波普艺术 请别用鞋子“卖弄风骚”
 观点言论
· “少儿不宜”异化应引起反思
· 我们离“以房养老”还有多远?
· “中国为何没有乔布斯”是一种自觉
· 多少人打肿脸充胖子,如何应对未富先奢
· 涨工资,请向一线职工倾斜
 教育论坛
游戏与战争 罗彩霞事件
 少儿天地
闪电狗 贫民窟童星
 故事会
· 坚持一下,成功就在你的脚下
· 好奇善问的伽利略
· 屠格涅夫和他的童年生活
· 长征故事:一袋干粮
· 小鹿与他的父亲(图)
 
Copyright (C) 1999-2008 Cycnet.com, Cyc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青少年计算机信息服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