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书社
深挖丝绸之路和黄河的精神宝藏
欢迎订阅手机青年报,移动用户发送qnb到10658000,每天资费不到一角钱。
http://www.youth.cn    2012-07-17 10:26:00    中国青年网

  打开甘肃的地图,你很难说清她像什么。意念中,整个的甘肃仿佛就是一条古丝绸之路从东向西狂舞而去,盘旋于中国西北角的潜龙。只是龙首深藏于陕西,龙尾摆向更为苍茫的西域。古道漫漫,沙海泱泱,这条曾经带领古中国翱翔于东方世界的巨龙如今低吟长叹。唐诗里的边塞、胡天、美酒、夜光杯以及羌笛、胡笳,都似乎在宋之后暗淡、喑哑了。一场风沙将莫高窟轻轻掩埋。

  甘肃是甘州(今张掖)和肃州(今酒泉)的合称,是古道上的两个意象。兰州是清代才逐渐崛起的峰峦。黄河这条巨龙从千山万壑间狂奔而来,到了兰州忽然按住潮头,歇下狂念,在五泉山和白塔山之间汇成一汪洋,然后迂回曲折再向东去。兰州人就在这两山一水间经营。只是山太高,水太深,大雾常常暗压于冬日之街头,风吹不走,光驱不散。巨龙行至于此,是在韬光养晦,期待有朝一日一飞冲天?

  深居兰州,你不得不在黄河之侧思索兰州之地理文脉。兰州是甘肃的中心。兰州兴,甘肃兴。刘震云的小说《一句顶一万句》中总是有人物出入于甘肃,仿佛出入于荒芜之边疆。李佩甫的小说《生命册》中更玄,兰州人仿佛李白来自西域,神秘莫测,诗意无穷。最近,一个叫沈佳音的作家写了篇《兰州,一个最江湖的城市》,将兰州渲染成一个诗意灿烂的边塞之城。但生于兰州、长于兰州的诗人颜峻在新世纪之初就发出了“走出兰州”的呼喊。不少甘肃作家在挥别家乡之后拿出了不俗的成绩单,如作家雪漠、杨显惠、叶舟、唐达天等。仿佛兰州成了深潭养鱼的好地方,但要发展,还是要走出兰州。

  攀爬精神的高地

  甘肃文学真正的声音来自新世纪,其气势犹如上世纪90年代初扬起的那场沙尘暴。那场沙尘暴起自凉州以北,而甘肃文坛新世纪初杀出的第一匹黑马就是凉州的雪漠。他的《大漠祭》写的正是西北农民如何与风沙斗争的酷烈镜像。而唐达天的《沙尘暴》直接写的就是那场“老天不让人活”的沙尘劫难。《大漠祭》之后,雪漠又写了《猎原》和《白虎关》,意欲为沙乡人立传。雪漠笔下的凉州风沙轻扬,贫困笼罩,这给雪漠带来了争议。凉州自汉代起,就是囤粮基地,唐时为西安之外的第二大城市,正所谓“金张掖”、“银武威”。有人说,雪漠的凉州好像并非真正的凉州。

  凉州的另一位作家李学辉似乎是有意要补充“银武威”的历史印迹,花了很大精力完成了长篇小说《末代紧皮手》,写农民对土地的崇拜。然而,凉州的文庙被称为“陇右学宫之冠”,凉州之文化和历史却少有人去写,凉州的精神高地期待有人攀登。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在“大漠三部曲”后,雪漠突然又抛出了众说纷纭的《西夏咒》。他从自然的地理上升到文化的地脉。他意欲揭开凉州的历史一角,而这多来自想象。尽管其先锋的笔触和宗教的诡秘使很多读者望而却步,但作者的抱负不言而喻。

  新世纪以来,甘肃作家群中有影响的作家和诗人凉州籍人占了不少。除了雪漠的“大漠系列”外,史胜荣的“高校系列小说”都曾在全国有过不小的影响。叶舟、古马的诗歌以其新边塞诗和民歌体的特征倍受关注。还有写官场小说的唐达天、许开祯,凉州雄风再起,引得有人以“凉州军团”来命名这支队伍。

  除了凉州,敦煌是丝绸之路上另一个重要的驿站。命运之手将一抹黄沙拭去,伟大的敦煌被世界发现。从此,敦煌作为一种意象将永远矗立于中国文化的方阵里,对敦煌的书写便成为甘肃作家开采的一大富矿。上世纪90年代,王家达《敦煌之恋》算是甘肃作家在这里寻觅到的第一桶金。新世纪以来,诗人叶舟的《大敦煌》和作家冯玉雷的“敦煌”系列小说,以先锋的笔触进行书写和想象,都算得上是精品。

编辑:刘 哲 来源:光明日报
返回首页>>>
分享到:中青微博
[心情排行榜]
相关资讯
http://daode.youth.cn/qcss/201207/t20120717_2272772.htm
深挖丝绸之路和黄河的精神宝藏
gb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