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道德网_中国青年网
  手机青年报 网络电视台
    English | 网站地图   [设中国青年网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登陆
   新闻 评论 图片 娱乐 女性 情感 体育 美食 旅游 游戏 数码 汽车 校通社 活动网 英语角
  首页 观察 新闻 热点 辛论 视点 模范 城市 乡镇 企业 书社 图片 外鉴 爱我中华
导语:最近一段时间,“刻章救妻”、“入狱养老”等事件持续升温,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2012年上半年以来,像这样的社会热点事件层出不穷,公众在关注之余,也引发了激烈地辩论。中国青年网本期推出“小事件,大思考”专题报道,梳理回顾有代表性的、曾引发热议的热点新闻事件。在看到这些事件的同时,作为读者,你又有怎样的见解和感悟呢?
  男子为救妻私刻医院公章免费透析数百次受审
  5年前,妻子杜某患上尿毒症,这让下岗已10多年的丈夫廖某生活负担陡然加重。在透析治疗近半年后,廖某找人刻了医院的收费章,在收费单据上盖假章后交给医院,为妻子进行免费透析治疗。4年间,廖某以此方式骗取医院治疗费17万余元。
  7月11日,廖某因诈骗罪受审,检方建议判处其有期徒刑3到10年。这一消息经媒体披露后,立即被媒体大量转载,并引起社会舆论和公众的热议。大多数网友对于廖丹的境遇深表同情,呼吁法官开恩轻判甚至免罪,呼吁捐款集资帮忙还钱。
刻章救妻.jpg
 
  “刻章救妻”背后的沉默与无助
  做一件合理正当的事情,却通过违法的手段,该不该原谅?这在法理上早无争议。错了就是错了,违法了就是违法了,“毒树之果”是不能食的,否则法将不法。法律也早有具体规则条款规定了如何处置此种情形,一切都是法律的框架内进行。希冀再通过违法的方式,进行法外开恩,网开一面,并不现实,也必是对法律的亵渎。据称其妻杜某知道廖某犯法后当时就傻了,说自己嫁给廖某就是看他老实。廖某重情亦受人敬重,别人劝他“差不多就行了”,但他觉得自己不能抛下妻子不管。为救妻子不惜违法,其情亦有可敬之处。所憾者,在于选择了错误的方式。
 
 
  救助制度保持灵敏 “刻章救妻”或可避免
  在现行的医疗保障制度下,尿毒症是一种特别容易让患者及其家庭走入困境的疾病。只要经济实力允许,尿毒症病人经过透析治疗乃至换肾,可以获得较长时间有质量的生活。但对于低收入家庭来说,每月数千元的透析费很快就能把家底洗得一干二净。前几年,北京曾经出现过“自助透析”的现象,一些从外地来京治病的人,凑钱在通州建起了简易的血液透析室。由于不符合相关法规,又存在较高的医疗风险,该做法被有关部门依法叫停。近几年来,有关尿毒症的新闻很多,但让人感到乐观的事例却比较少。尿毒症不仅对患者及家庭形成困扰,其实也考验着我们的现行医疗保障制度。
 
  “常回家看看”入法引争议
  6月27日,关乎1.85亿老年人合法权益保障的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修订草案)》首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草案提出,每年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拟定为中国老年节,“常回家看看”或入法律。其中,新修订的老年法草案在“精神慰藉”一章中规定,“家庭成员不得在精神上忽视、孤立老年人”,特别强调“与老年人分开居住的赡养人,要经常看望或者问候老人”。民政部副巡视员吴明表示:“由于老年法属于社会类立法,因此具体细节不可能规定得很清楚。但以后子女不‘经常’回家看望老人,老人可以诉诸法律,以前这种诉讼法院一般不会受理,但现在法院要立案审理。”
常回家看看.jpg
 
  “常回家看看”入法贵在倡导
  在属性上,《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具有鲜明的社会法特征,更多的是从鼓励、倡导的角度来设定权利义务。草案规定赡养人应经常看望老人,主要意图是在家庭中确立子女的孝道责任,在社会上树立关怀老年人精神权益的意识。它并非刚性的强制性要求,而是一种软性的指引性规范,重心不在惩罚而在引导教育。同理,草案将重阳节这一蕴含敬老内涵的节日设定为老年节,也是想通过其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广泛的社会影响力,塑造全社会敬老爱老尊老助老的良好风尚。可见,我们不能用刑法思维理解这样的条款,更不能用可操作性来衡量其具体效益。既然主要是倡导性规范,我们就要理性预期其实施效果。将孝亲伦理写入法律,虽然在立法上满足了空巢老人对亲情的渴求,但其折射出的传统孝道日益式微,仍需全社会在法律指引下进行重塑。“常回家看看”入法并非直接拯救孝道,而是借此唤醒子女的亲情良知,反思我们以往偏狭的孝道观念,从而更好地保障老年人的合法权益。
 
 
  “常回家看看”入法容易操作难
  常回家看看是种感情,怎么去判定?即使入法,也很难约束,更缺乏操作性。“常回家看看”这个“常”,就是经常,这里的“回家”是回丈夫和妻子父母两个家,如果隔离不远自不是难事,如果离双方的父母家远,一个月看一次算不算经常?一些人家的子女在外地工作,半年或者一年才回来看一次,这个“经常”怎么来界定? 法律是严肃的,有了法就得严肃执行。而“常回家看看”是一种感情,是一种孝敬的良知,怎么去判定?即使是列入法律的范围,也难约束,更缺乏操作性。
 
  22岁学生成最年轻教授获100万奖励
  这是由英国数理逻辑学家西塔潘于上个世纪90年代提出的一个猜想,20多年来许多研究者一直努力都没有解决。2010年10月的一天,刘路突然想到利用之前用到的一个方法稍作修改便可以证明这一结论,连夜将这一证明写出来,投给了数理逻辑国际权威杂志《符号逻辑杂志》。
  稿件投出后,《符号逻辑杂志》的主编,也是国际逻辑学知名专家、芝加哥大学数学系教授邓尼斯·汉斯杰弗德写信给予高度称赞,“我是过去众多研究该问题而无果者之一,你给出的如此漂亮的证明,请接受我对你令人赞叹的惊奇的成果的祝贺!”
22岁最年轻教授.jpg
 
  为不拘一格喝彩,也为捧杀担忧
  最年轻教授纪录又一次被刷新。这样“不拘一格降人才”,充分展现了中南大学对人才的重视,打破陈规陋习,破除年龄和资历对年轻人的束缚,让有真才实学的年轻人脱颖而出。包括高校在内的学术界、文化界就应该如此。衡量指标和练习武功一样,不是看你年龄有多大,进入这个圈子多久,体制内还是体制外,是不是学术带头人,而是要拿实际成绩说话的,这里应该是没有什么禁锢,充分发挥积极性、创造性,只要有利于学校发展、学生成长和社会进步的,都应该倡导、鼓励和支持。
 
 
  聘“22岁教授”让人感觉一惊一乍的
  不能否认,刘路取得的成就有灵机一动的偶然成分,在学术的道路上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当然是学习,而不是“教授”。中南大学如果爱才心切,应该从刘路的个人实际需要出发,为他创造更好的学习环境,打通更为畅通成才的通道,而不是一步到位,先把教授的头衔奖励给他。一个刚刚踏上起跑线的年轻人因为瞬间灵感就被推到了终点线,站在新的起点上还能找到更远大的目标吗?如果没有,他会不会就此懈怠下来?如果有,他会不会因为现实与理想的距离太过遥远而疲惫不堪?刘路之所以能破解“在数理逻辑学中沉寂了20年的难题”,很重要的原因是他平时把数学、物理作为爱好并体会到了很大的乐趣。现在,他成了教授级研究员,就必须对得起职称和重奖,不能只为爱好和乐趣而钻研学问。一题成名尚可理解,一题定终身显然太轻率。
 
 
  江苏常州12名硕士当城管
  “硕士生当城管队员,这不是浪费吗?”昨日,有消息称常州城管一线执法部门一共有12名硕士研究生,而且这些硕士城管队员中有的就是从事沿街巡查工作。消息一出立即引发网友热议。面对热议,这些硕士城管队员和城管部门表示,他们一点都不觉得浪费,城管工作需要了解法律、技术等方面知识,越来越需要高素质人才。而据了解,常州目前正式的城管队员中,大部分是本科学历。
  这位网友说,眼下硕士生比以前多得多。但是,不论怎么样,硕士这样的“专门人才”,理应在各自领域从事较为前沿的研究、较为重要的工作,可是硕士生在常州,已经沦落为走街串巷的城管队员。“沿街巡查工作,这样的工作,中学毕业生干,又哪里干不好?说不定会做得更出色。”
硕士当城管.jpg
 
  硕士生当城管有何不可
  从北大毕业生摆摊卖肉,到“90后”美女大学生当“掏粪工”,再到现在的12名硕士生当城管,无不引发网友热议,其焦点无非是其高学历和“低”职业之间的大反差。因为在国人心目中,“学而优则仕”的惯性思维一时半会还难以消除,似乎大学生,尤其是名牌大学和硕士之类的“人才”就该找“体面”和“高贵”的工作,否则就是“大材小用”、就是“浪费教育资源”。但笔者认为,硕士当城管不但没有什么不妥,反而会取得双赢的效果,值得期待和赞许。
 
 
  硕士生当城管大材小用
  城市管理是一个很庞大的课题,牵扯到方方面面。比如城市的环境卫生、违规建筑管理等等。广义上的城管更承担着诸多城市管理的职责。正因为城管部门的重要性,于是才被赋予了神圣的执法权。令人遗憾的是,城管部门的现状,非但没有管好城市,反倒因制造出诸多尖锐的矛盾而频繁激发民怨。这样的城管是否应该存在都争议颇多,还找来那么多研究生,不是浪费是什么?
 
 
  新“二十四孝”标准究竟是否可行
  节假日经常与父母共度、亲自给父母做饭、每周给父母打个电话……8月13日,由全国妇联老龄工作协调办、全国老龄办、全国心系系列活动组委会共同发布新版“24孝”行动标准,不仅包括“教父母学会上网”、“为父母购买合适的保险”等与现代生活紧密结合的行动准则,还包括“支持单身父母再婚”、“仔细聆听父母的往事”、“打开父母的心结等”涉及精神与心理的内容。
新“二十四孝”标准究竟是否可行.jpg
 
  “新24孝”是提醒不是空洞训教
  养老文化更新换代,早已成为现实之需。传统孝道中有很多“无违、子为父隐、父为子隐、事事顺从父母意愿、孝丧孝祭礼仪烦琐僵化”等内容,是年轻人无法从内心认同的。再用一些简单的说教灌输这些观念,会遭遇非常强的逆反心理,而将孝的问题空置于虚无之地,不仅是对传统的悖逆,更是现实的悲哀。倡导孝道,与时俱进,能说到大家的心坎上,听得进去,又做得到,才会有生命力。
 
 
  新“24孝”:心想还得事能成
  我们常反思新时期社会道德的重整与建构,其实,眼下诸多社会道德症结,何尝不是因为家庭道德层面“氧气稀薄”所致?当公民不能尽心尽孝,体恤老人、关爱弱者的传统心理就会日渐麻木,而别人的父母——不过就是马路上跌倒的老太太或迷路在都市的老大爷,于己何干?新“24孝”标准有了,心想还得事能成,给子女们一份尽孝的心情与能力,这是社会鼓励子女尽孝的当务之急。
 
 
  “鹰爸”对“裸跑弟”锻炼还是虐待?
  除夕清晨,一名来自南京跟随父母到美国旅行的4岁男童,在纽约-13℃的暴雪中裸跑。近日该段视频引发网民关注,对此教育方式更是褒贬不一。对此,孩子的父亲何先生表示儿子是早产儿,曾被告知未来可能脑瘫痴呆,遂制定残酷的“鹰爸”式训练计划让其健康长大。
  教师出身的“鹰爸”表示,孩子早产,曾被判可能痴呆,但经过自己三年的极限训练,孩子智商潜力已高达218。对于这种极限教育方式,网友褒贬不一。
“鹰爸”对“裸跑弟”锻炼还是虐待?.jpg
 
  希望多一些“裸跑弟”
  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则于今天仍然有其急迫的现实意义。也许这位父亲所做的“裸跑”训练未必就一定要让自己的孩子养成“雄于地球”的心态、理想,但以这样的少年去应对中国的未来,则才可能有胜算。
 
 
  “鹰爸”有虐待之嫌
  教育要以人为本,何先生既然曾经身为教师,就应该比旁人更明白这个基本理念。孩子不是父母的私有财产,更不是某种教育方法的试验品。“裸跑弟”年幼,尚不能表达自己的看法,但是2岁半就随大人独自在世博园内行走参观了三天,从六层楼高的坡顶一脚被踹下去等等,明显无视孩子的尊严和感受,甚至有虐待之嫌。
 
 
关于青网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Cycnet.com,Youth.cn.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证0507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