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视点 >> 图片
中国已进入需要形成大战略的年代
欢迎订阅手机青年报,移动用户发送qnb到10658000,每天资费不到一角钱。
http://www.youth.cn    2014-05-14 14:02:13    中国青年网

  “五·四”青年节这天,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北京大学视察,与莘莘学子们促膝交谈,向他们作出谆谆教诲。据《京华时报》采写的报道,总书记听取了包括国际象棋冠军侯逸凡在内的学生代表汇报。总书记向这位棋后提了“一个关于国际象棋的非常专业的问题”,在听完解答后开玩笑地说,“棋如人生,是一个不断博弈的过程”,让侯逸凡“回头给外交部的官员们好好上上课”,帮助他们从棋局中学学博弈的道理和方法。

  无从得知总书记提出的专业问题具体是什么,但完全可以感受到他内心一直在思考的更大问题,在于如何借鉴博弈理论做好对外战略的管理和运筹。也可以感知“给外交部官员好好上上课”并不完全是句简单的玩笑话,而是寄托着总书记希望中国对外政策执行和建议部门以及战略学界加强自身能力建设,以更好适应国际形势急剧变化的鞭策和激励。

  “博弈”,是“在两个或者多个决策主体之间行为具有相互作用时,各主体根据所掌握信息及对自身能力的认知,做出有利于自己的决策”的行为理论。博弈论精深复杂,在西方已经发展成为涉猎广泛的系统学科,产生了合作博弈、非合作博弈、完全信息博弈、非完全信息博弈、静态博弈、动态博弈等理论分支,数学家和战略学家们更是通过建立逻辑框架和分析模型来研究、推测、掌握事物发展变化的规律。

  美国战略家约瑟夫·奈在他的《权力大未来》一书中说,今天的世界权力分布模式就像“一场复杂的三维国际象棋比赛”。在顶层棋盘上,军事实力仍是单极的,美国的最高地位还将持续一段时间。但在中层棋盘上,经济实力已经多极化,美、欧、中、日是主要竞争者,其他一些国家的重要性也在增强。底层棋盘是政府控制范围之外的跨国关系领域,非国家行为体参与其中,权力广泛分散。约瑟夫·奈认为,21世纪两大权力转移正在进行,一是权力在不同国家间的转移,二是权力从国家行为体向非国家行为体的扩散,越来越多的问题超出了国家的控制力,在很大程度上“成了正和博弈”(即合作博弈,以合作、妥协、交易的方式分配利益)。

  尽管《权力大未来》是为美国战略决策者建言,告诫他们“仅从超越他国实力的角度思考问题是不够的”,“必须从实现目标的角度来思考权力”,“增强他国的权力可以帮助我们实现自身目标”,但这本书仍是目前能够找到的最贴近国际政治现实和国际象棋博弈理论的西方“教材”,对中国自身战略水平的提升有重要参考价值。

  了解、学习、引入博弈论,终归是为制订和实施大战略服务的。而如约瑟夫·奈所说,一国的大战略是其领导人关于如何保证其安全、福利和认同的理论和构想,需要随着情境的变化而调整,合理的大战略是“手段与目的的稳固平衡”,过于僵硬的战略可能适得其反。理解不断变化的环境并充分利用其变化趋势的能力将成为一项极其重要的能力,可以帮助领导者将权力资源转化为成功的战略。

  中国是所谓“三维棋盘”每个层面上都日益显要的成员,已经进入需要形成大战略的年代。一个上升势头如此明显的大国缺乏大战略是不可想象的,僵化、教条地继承前人战略则是不可持续的。如何在新的时期以“正和”而非“零和”的方式维护中国的根本国家利益,确立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赢得国际社会其他主要成员的尊重、支持或至少不阻拦、不破坏,实现和平崛起的目标,恰应是中国外交界在对国际象棋博弈理论的借鉴中所要全方位、立体化思考的核心问题。

  中国是富有战略文化的国家,中国围棋、中国象棋中蕴涵的战略观念和博弈理论绝不亚于国际象棋,发生在中国不同历史时期的丰富的纵横捭阖事例是古人留下的宝贵外交遗产,抗日战争时期的御敌战略、新中国成立后自强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历程以及近些年外交专业化取得的巨大成绩则是崛起中国实施大战略的基础财富。但由于历史和现实、主观和客观的原因,中国大战略的制订和实施也面临显而易见的短板,理论建设滞后于实践积累且彼此相互脱节,外来经验与中国实际的结合也很青涩。具体反映到外交部门,就是三个不足:从全盘出发运筹局部问题的能力不足,以局部问题撬动全盘的能力不足,预测危机、预置利益的能力不足。

  国际地区形势正在以快于外交人员理论素养提升和实践经验积累的速度发生变化,“形势不等人”、“形势比人强”的问题日益突出。而与此同时,中国成长为一个国际大块头,靠讲漂亮话、做信誓旦旦的承诺、创造融入国际体系红利供世界分享就可以取得明显外交效果的时期早已过去,外界都在根据中国与别国实现发展共赢的实效和在国际上履职担责的表现确定未来对华政策。值此关键阶段,过于理想主义的外交并不能为中国赢得更多朋友和空间,缺乏博弈精神的外交则注定平庸乏力。正围绕乌克兰局势上演的俄美博弈为中国提供了鲜活教材,中国不能模仿其中的“帝国思维”,但作为一个自身软肋众多、核心利益仍受威胁但国际责任要求又超前于实力发展的大国,讲讲博弈,学学置换,以更加积极、主动、建设性的态度和方式维护自身和世界的和平发展,实有必要。

  当美俄新冷战甚至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阴云在乌克兰上空迅速卷积,美国的全球控制力继续下滑而其亚太战略调整却锋芒显露,全球各种热点、核问题加速酝酿新的危局,网络、空天、极地世界里的竞争和勾斗趋向白热,中国均无从置身事外。外交界的紧迫感应在总书记“好好上上课”的鞭策中真切起来。大战略的本质是强国外交,需要准确评估自身和对手的实力,客观判断国际形势积酿的变革,进而像一个真正的大国棋手那样在世界上行事。(原题:从总书记邀国际象棋冠军给外交部官员上课谈开去)

编辑:李延兵 来源:京华时报
返回首页>>>
分享到:中青微博
[心情排行榜]
相关资讯
http://daode.youth.cn/bjsd/tp/201405/t20140514_5194700.htm
中国已进入需要形成大战略的年代
gb2312